房子大了 日子美了
发表时间:2018-09-07

  “一个屋子半边炕,三代人挤一间房。”“雨天满地水,屋里能养鱼,院里能养鸭。”……这些都曾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前百姓生活的真实写照。从土坯房到砖瓦房、再到如今的精品小区,40年的变迁,老百姓的住房功能从防风避雨到舒适温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这首曾经流行一时的歌曲唱出了那个年代许多人的心声。市民严先生家的搬迁经历,是改革开放40年来,准格尔旗百姓住房改善的缩影。65岁的严先生是一名退休教师。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严先生跟随父母、兄弟姐妹一家8口人挤在40平米的土胚房里,“我们家穷,住的是全村最破旧的房子,夏天漏雨,冬天漏风,年年都要修补,房子的四周用几根木桩子支撑着,防止坍塌。遇上下大暴雨时全家人开始担心房子倒塌,常常是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院子里常常会积很深的雨水,如不及时排出去房子就有倒塌的危险。”严先生对小时候的居住环境仍记忆犹新,家里人口多,父亲就在房子南北角打了两面土炕,炕和锅台相连,烧火做饭,被褥上全是柴灰和油烟味,烟熏火燎的很难闻。 

  “屋漏偏遭连阴雨”,1970年一场大暴雨殃及到严先生家房子,3间土房子被雨水冲倒了半间,全家人住宿变得更加紧张,2个妹妹夜里只得借宿在邻居家里。1978年国家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百姓开始有些余粮,生活比以前宽裕了些,严先生的父亲决定新盖间房子,“父亲一下工就不顾劳累,到场院里拉土,和泥,脱坯、打堲。用榆木搭建房梁,拌有碎草的黄泥做成泥坯,用来作墙体,当时人们盖房子用的材料大都是就地取材。”严先生回忆道,盖成的3间新房子依旧是土胚房、新房子上的老式木板门每次开关门依旧会发出刺耳的声音,全家人一年四季依旧能闻到鸡、羊牲畜粪便的恶臭味,但全家人总算住上了相对来讲宽敞一点的新房。 

  此后,严先生一家又经历2次搬迁,一次平房,一次楼房。现在,严先生和80多岁的父母一家居住在迎泽街道湖西社区移民小区里,80平米的房子包含有卧室、客厅、厨房、餐厅、卫生间基本功能空间,各类家用电器一应俱全,严先生十分满足现在的生活,“现在家家户户都住上了楼房,楼前楼后都添了绿化,每天出门感觉就像住在‘小花园’里。平日里做饭都用电或煤气,不用受过去烧柴做饭烟熏火燎的罪,偶尔亲戚来串门,也不用面对无处下脚的尴尬局面,这是我们几辈人没有享受的福。”说起居住条件的变化,严先生笑着说,国家政策越来越好,从以前要求房子宽敞,到现在要求房子结构合理、物业服务周到、小区环境舒适,人们的房子越住越大,日子是越过越美了。 

  双休日,65岁的严先生带着一家人走进楼盘售楼部,合计着购买一套140平米大三居作为儿子结婚的新房。提起40年前和妻子结婚的新房,严先生感慨万千,“1979年,我师范毕业后被分配到离家30里地的一所小学任教,学校就是几排破烂不堪的平房,我居住的职工宿舍不足30平米,墙壁是用大白粉粉刷出来的,人不小心靠上去,蹭一身白,冬天没有暖气,做饭取暖全靠土炉子,这间简陋的职工宿舍后来成了我和妻子的婚房,回想以前的日子真是艰苦啊。”严先生无限往事涌上心头,虽然房子简陋,但在当时,有这样的房子住,也很“奢侈”,好多人都羡慕他。 

  现如今,全旗各地的面貌早已大不相同——市区高楼林立,小区绿化、健身设施一应俱全;农村,白墙青砖红瓦,菜园青青篱笆,绿树水塘野花,随处可见。水、电、网、路等基础设施也日渐完善,农村再也不是“晴天一身土,雨天两腿泥”。老百姓的住房变化,正从“居者有其屋”到“居者乐其屋”,回首百姓的住房史,发生变化的不仅仅房屋的面积,更多的是百姓生活幸福感。(准格尔报社 贾静)

责任编辑:李 磊

下一篇: 遇见最美的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