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社会不欢迎“野蛮舞者”
发表时间:2017-06-06

  最近,河南洛阳王城公园篮球场上演了一场实力悬殊的“争夺战”。“大爷大妈”跳广场舞强占篮球场,与前来打篮球的年轻人发生肢体冲突,处于劣势的篮球小伙被围殴,一时激起众怒。 

  广场舞作为民间自发兴起的一类群众性娱乐活动,自诞生以来就争议颇多,在帮助大爷大妈消遣时光的同时,它的高分贝音乐伴奏就曾引发矛盾无数。而如今,“鸠占鹊巢”的霸道行径和出手伤人的野蛮行为更是将广场舞及其舞者推上风口浪尖,舆论几乎一边倒的站在了篮球小伙这边。而据最新消息,王城公园管理方暂时关闭了篮球场,并为大爷大妈另辟新场地。但大爷大妈似乎并不买账,认为新场地不够平,准备等篮球场开放后“卷土重来”。 

  尊老爱幼是我们所一贯奉行的传统美德,但事发至此,笔者对上了年纪还不知悔改的大爷大妈实在同情不起来。 

  于情而言,篮球场“争夺战”中,年轻小伙一开始并不出手只是被动避让,直到不依不饶的大爷大妈将其逼到墙角继续围殴才出手还击,而这还击也是出于正当防卫之需。可以说,整个事件中,篮球小伙并无行为不妥之处,倒是大爷大妈们仗着人多势众,将矛盾推向更加升级的地步。后来,当公园方出面协调了新场地时,他们断然拒绝这份“好意”,仍打算任性占领篮球场,让别人无处打球。可以说,在年轻人尊老的同时,身为长辈的老人们不仅坐享年轻人的尊重,还过分地认为理所当然不肯回敬以“爱幼”,大耍倚老卖老的伎俩,此其失德之处。 

  于理而论,篮球场作为公园的一处公共设施,自然按照设计的功能来使用,即用来打篮球。况且作为公共设施,其产权归国家或集体所有,并不为某个人或某些人独有。于是,在篮球场空余之时大爷大妈们跳跳广场舞并无不妥,还提高了公共场地的使用效率。但当篮球小伙们要打篮球时,广场舞就应让位,毕竟这是篮球场而非公园空地。随后大爷大妈拒绝接受公园方提供的新场地坚持要回占篮球场,就是一种“无理不饶人”,此其失理之处。 

  这种失德又失理的行为,即便出自白发苍苍的老人,也应受到明确的纠正和规制。而纠正错误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坚持正确,对野蛮舞者,应果断亮出管理红牌。对于“鸠占鹊巢”的老人,我们必须坚持原则不得姑息,对不服从公园管理规定的,园方有权作出相应处罚。对出手伤人者,应视伤者的伤情据法给予相应处罚,若伤者提出侵权之诉,则还需给予相应的民事赔偿。 

  在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日趋紧密,社会矛盾越来越多样化的当下,要共享一个和谐美好的文明社会,实非易事。毕竟,这既是大爷大妈的公园,也是篮球爱好者的篮球场,如何妥善解决双方的用地矛盾,不仅考验着双方的文明素质,更对公园的管理能力提出了巨大挑战。而诸如此类的矛盾,河南洛阳王城公园绝非独例。 

  随着现代社会中人们休闲娱乐需求的不断升级,可以预见此类矛盾会越来越多。你看,昨天他们只是扰了周边居民的正常休息,今天就上升到强占篮球场拒不让步,那么明天呢?所以说,个案解决永远无法有效应对层出不穷的矛盾,只有制定一系列刚性的管理制度,明确划定行为界限,才能为公众搭建一条合理行事的正轨,才能增强每个人文明行事的自觉,才能确保男女老幼共享和谐社会。这也是提高国家治理能力和推进治理体系现代化的根本要求和题中之意。 

  要知道,相对于庞大的公众需求,公共场地永远都是有限的。文明社会不欢迎“野蛮舞者”,只有依规行事、文明行事,才能求得自身利益和他人利益的最大公约数。(韩茜) 

责任编辑:李 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