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翼之旗
发表时间:2015-08-04

  今天,是准格尔旗建旗366周年。清顺治六年(公元1649年),清廷仿照满洲八旗制度,将蒙古鄂尔多斯部分为左右两翼6旗,鄂尔多斯东部划为左翼前旗,蒙古语称“准格尔旗”。2011年11月以前,准格尔旗是国家级贫困县,相比过去,如今的准格尔旗已经成为鄂尔多斯发展最为稳定,增长速度最快的旗县,号称“内蒙古第一旗”,为鄂尔多斯市、内蒙古自治区的经济发展带来强劲的动力。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王建中写下这篇《左翼之旗》,希望每一个准格尔人牢记住我们准格尔旗的历史,传承本土文化,弘扬民族传统。

左翼之旗

——准格尔旗之由来及其它

  夏商周时期(公元前21世纪至公元前4世纪),旗境为土方、鬼方、荤粥、猃狁、林胡等部族驻牧地。

  春秋战国时期,旗境先为魏国上郡辖区。公元前328年,魏被秦战败、上郡割让给秦国,称“河南地”。后又被林胡、楼烦部所占。

  公元前206年,赵武灵王经过“胡服骑射”改革后,赵国国势强大,将旗境据为其所有,划归云中郡管辖。战国后期,旗境又为秦国所占。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旗境分别属九原、云中、上郡管辖。在旗境西南曾设广衍县(在今勿尔吐沟古城)。当时称这一带为“新秦中”或“河南地”。

  公元前127年,西汉建立,旗境分别归属云中、五原、西河郡辖。在旗境内设沙南县(今十二连城古城)、广衍县、富昌县(黄甫川北古城)、美稷县(今纳林北古城),在美稷设属国都尉府,安置归附的匈奴人。王莽篡权后,为控制北方领土。将云中郡改为受降郡,西河郡改为归新郡,管理投降的匈奴人。东汉时,南匈奴呼韩邪单于归汉,汉在美稷设单于庭,为南匈奴的政治、军事中心。公元425年,北魏划旗境黄河沿岸一带归朔州辖;公元525年,又裁朔州划入并州。

  隋统一后,在旗境置榆林郡(今十二连城古城),领榆林县、富昌县(今天顺圪梁古城)、金河县。

  公元627年,唐太宗将旗境划入关内道领属,在东北部置胜州,下辖榆林县(今十二连城)、河滨县(今天顺圪梁古城);西南归鳞州辖。藩镇割据势力唐隆镇亦在这一带。

  公元916年,辽划旗境为振武军领属,废胜州;在今托克托县设东胜州,辖旗境东北部;置榆林县和河滨县,在旗境西部设金肃州。金在旗境南设宁边州(今台子梁古城)。

  公元960年,北宋在旗境西南设丰州(今敖斯润陶亥乡二长渠)。为北宋王朝在内蒙古地区设置的唯一的州城。旗境其他地区为西夏领地。

  元灭西夏统一中国后,把旗境划归中书省河东山西道宣慰司大同路领属,为东胜州辖区。

  明初,旗境为东胜右卫地,天顺年间,渐次为鞑靼蒙古部驻牧。崇祯八年(1635年),鄂尔多斯济农额麟臣率部归属后金。

  鄂尔多斯部和其他蒙古各部一样,政治体制是“领户分封制”。举凡成吉思汗的亲属,功臣及贵族后裔,都有一定范围的封地,并领有封地内的封户。封地内的牧奴,平时为民,逐水草游牧;战时为兵,自备鞍马、武器、口粮,出征打仗。各部落里虽然杂有被征服、被吞并的其它部落成分,但掌握整个部落军、政权力的,仍然是按照血缘关系联结在一起的大大小小的领主。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明王朝被推翻,清军入主中原,清王朝建立,蒙古各部随即臣服清朝,清政府依部落编为旗,给各领主以王公封号及爵位留秩,把新划分的旗交给他们治理。蒙古的三十多个部落,共被分割为一百六十多个旗。鄂尔多斯部落于顺治六年(1649)被分为六个旗,准格尔依地理方位被命名为鄂尔多斯左翼前旗,简称准格尔旗。

  旗是清政府统治蒙古各部族的新社会政治制度,它的组织形式及其性质和旧制度不同。蒙古社会原来存在着兀鲁思、土绵、鄂托克、爱玛克(大小领地)的区分和彼此间的领属关系。清政府将这些区分和领属关系完全取消,在鄂托克和爱克玛(小领地)的基础上实行改编,建立新的组织——旗。旗是清朝国家行政体制中蒙古地区的基本军事、行政单位,同时也是清朝皇帝赐给旗内各级蒙古封建主的世袭领地。旗是经过编制佐领,安置属民,分给牧地,划定旗界,任命札萨克形成的。札萨克管辖旗内的属民和土地,职位世袭。札萨克的职责是按照清廷所授予的权限,负责处理旗内行政、司法、赋税,徭役、牧场以及旗内官吏的任免等事务。旗也是基本军事单位。旗内男丁,除喇嘛与庙丁、随丁外,18岁以上60岁以下一律编入丁册,都有服兵役的义务。每遇出征等事,以二丁差遣,一丁留家。札萨克为全旗的最高军事长官,旗内的箭丁,无论是谁的阿勒巴图,都归札萨克统辖,札萨克下面设一些官职辅佐札萨克处理旗务。

  协理台者,协助札萨克处理旗务,札萨克缺员或有其他事故时,代行其职务。协理台吉由札萨克从旗内王公台吉中指定人选,经盟长呈报理藩院,由皇帝任命。该职务为终身制,但不得世袭。

  管旗章京,协同协理台吉掌管旗务。由札萨克直接任命。职权同协理台吉基本一样,但无权代理札萨克。

  梅伦章京,管理一般地方旗民事务,爱协理台吉或管旗章京监督。

  参领,由札萨克直接任命,一般台吉和平民都可充任。是旗属下军事单位的首领,协同军事梅伦,分管本旗军务。

  旗由若干个佐(苏木)构成。佐是旗以下的行政、军事单位。每佐由150丁组成,分成现役兵和预备兵,统称箭丁。每佐设佐领(苏木章京)一个,管理苏木的一切事务,佐领下面设有管旗章京,辅佐苏木章京负责召集兵丁、整修军械等事务。

  佐以下分户,每十户设“什长”一人,蒙语称达鲁噶。

  旗衙门的日常工作,历来实行由管旗涨京和东、西梅林轮流值班的制度。他们三人按三班轮流。每人在旗衙门值班一个月。在值班期间,负责值班的管旗章京、东梅林或西梅林,就成了旗衙门中的最高负责人。衙门里的一切日常事务,都由他全权处理。如遇有重大事件,则须及时请示扎萨克,按照扎萨克的意见办理。有时候,扎萨克也难于决断,就要召集东、西协理,管旗章京,东、西梅林共同商议。如果这个首脑集团也无法处理,边需召开临时旗务大会讨论。平时旗衙门事情不多,管旗章京或东、西梅林,除值班时间必须在衙门外,一般都住在自己家里。衙门里遇到什么事情,则由差役去通知。衙门里的文书事务,由在衙门里值班的笔帖式照章办理。

  《近代边疆政制述略》载:“旗仿满洲八旗制而编成,各旗有旗长,亦即世袭之扎萨克,掌理领内之行政,并以协理台吉为之副,佐理旗务。扎萨克系蒙古语。有酋长及政府之意,分世管及公中二种,世管者,各旗王公的首长世世承袭其职者之谓;公中者,不拘爵秩之高下,选出其人,特授敕命之谓。清初以其不肯内附,故施怀柔政策,因其地位,授以亲王惟下至公六等爵位。旗内一切,任其自治,对于其部落人民,要求绝对服从。与封建诸侯无异。其所居之地称王府。札萨克日常居信地方,成为处理旗务之印务所在地。部落人民于自己所属旗领之外,不得游牧。其对于王公之服从,系绝对的,除纳租税外,尚需为王公任家畜之养牧。”

  准格尔旗建旗初旗界为:东至湖滩河朔一百四十余里,接土默特旗旗界;西至衮额尔吉庙一百里、接郡王旗旗界:南至清水营一百一十余里,接长城界;北至贺陀罗海一百里,接达拉特旗界;东南至喀赖和硕八十余里,接长城界;西南至额勒默图一百里,接长城界;东北至黄河一百三十里,接土默特旗界。西北至可退坡八十里,接达拉特旗界。东西长二百四十余里,南北宽二百一十余里,东北至西南长二百三十余里,东南至西北一百六十余里。面积约五万四千一百余平方里。人口约28000多人。

  1696年,康熙皇帝巡幸鄂尔多斯左翼前旗,大败噶尔丹,将准格尔部降众安置在旗境内,由此得名准格尔旗,沿用至今。

  乾隆四年(1739年),清廷理藩院派驻神木、银川管理蒙古事物的员外郎刘智、巴彦尔会同伊盟盟长和七旗(后又增一旗)札萨克,在乌审旗囊素喇嘛庙商定各旗旗界。次年清廷又派乾清门行走。二品侍卫、二等伯拉兔和骑都尉长阿兰泰会同伊盟各旗札萨克,具体勘定旗界界标。鄂尔多斯左翼前旗札萨克那木札勒道尔济前往参与。当时黄河流出包头、经毛岱,把今土右旗的党三窑子、程奎海子、小召子、将军窑子等地围割到黄河以南。

  同治年间,北部黄河再次改道,将今达拉特旗德胜太乡以东至今准旗十二连城一带的大片土地改到了黄河北岸。因此准旗与土默特旗发生了地界纠纷。结果,清廷以按成分配的方法,把部分土地划归土默特旗,旗境有所缩小。

  光绪三十四年(1908)清廷命督办垦务的绥远将军贻谷放垦蒙旗土地。旗境东至九坪,西迄羊市塔一带长110公里,宽5-10公里的“黑界地”放垦后和原已耕种的皇界八牌地一并分作仁、义、礼、智、信五段,仁义二段(包括今长滩,马栅地区),归山西省河曲县代管。礼、智、信三段为陕西省府谷县代管。至民国七年(1918年),仁、义二段编为河曲县第四区;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东协理奇文英又夺回礼、智、信三段地区。

  1950年5月30日,长滩、马栅地区划归伊克昭盟直管,同年秋征时移交准格尔旗。将党三窑子、程奎海子等地划归土默特旗管辖,迄今,旗境无大变化。

  旗衙门初设在札拉谷即今纳林贾浪沟,不过几顶帐篷,后设于布尔陶亥大营盘,又移至杨家湾,皆清砖大院,建筑考究。

  1899年,衙门有札萨克一人,东协理一人,西协理一人,管旗章京一人,东梅林一人,西梅林一人,扎兰(参领)八人,达庆十三人,承启管三人,笔帖式六人,德木齐二人,苏木章盖四十二人,达拉嘎七十余人,昆都四十二人,拨什库若干人。王府内有白通达一人,赫旺二人,德木齐一人,达(王府的仪仗队员)三十人,拨什库若干人。

  1919年准格尔旗税收种类有:私垦地租(旗衙门私有垦地税收),为旗民的户口地由蒙古族人耕种。这种税收多采用收租银和分粮食两种方式进行;报垦地租,是已经呈报放垦土地的收入,旗衙门得收入的四成,其余六成归省县;比丁银,从蒙民中征收的户口税,凡十岁以上和六十岁以下的蒙古族男子,除去衙门服务的和现役军人外,都要向旗衙门交比丁银;汉人在准格尔旗境内放牧的牲畜,都要按数向旗衙门纳税,这种税款叫水草银;汉人在准格尔旗建筑房屋所占的土地,需要向旗衙门交纳一定的租金,这种租金叫地皮银;外地商人带货物从准格尔旗境内经过,由旗衙门负责他们的安全,需要向旗衙门交纳一定的租金,名为保商捐;准格尔旗境内的汉人种鸦片烟,除种烟土地交税外,还要交烟亩罚款,这也是旗衙门的一项收入。此外,还有为驻军按地区摊派的军粮、马料、马草等名目。

  1933年全旗财政收入共十二万元。其中收入比比丁银八百块银元;私垦地租收粮食三千石(合一万五千块银元);报垦地每顷租价,蒙古人一元,汉人二元至五元,一千五百余顷,约收入一千二百元;每年约种大烟一百顷,每亩收洋十元或八元不等,仅烟地罚款一项可得六万余元。军粮每年可征收三十六万斤上下,值一万八千元左右;每匹军马需料一升半,干草五斤,一千匹马需征马料三千六百石,干草六十万斤,马料折款一万四千四百元,干草折款贰仟元,仅军粮、马草一项就可征收三万四千四百元。属财政处的二万六千六百元的收入中,需要给军队发饷一万五千元,补助王府费用一千二百元,教育经费二千六百元。下余的四千五百元,则用于旗衙门、财政处、赛马、祭敖包、开旗务大会等项开支。

  准格尔旗建旗以来,人口由不足3万人,增加到现在的35万人,期间,第一次人口大迁徙发生在1898年,第二次人口大迁徙发生在1919年,第三次人口大迁徙发生在1949年。总的趋势是融合促进了发展与繁荣,融合实现了跨越与进步。

责任编辑:曹 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