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瀚调艺术的历史渊源
发表时间:2015-08-04

漫瀚调

  漫瀚调。汉语译意为沙漠调。民歌的一种形式。主要流行于蒙古、汉杂居的伊克昭盟准格尔旗、达拉特旗和包头市土默特右旗,呼和浩特市土默特左旗等地。建国以来,在党和政府的关怀重视下,漫瀚调得到了长足的发展。1996年,准格尔旗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艺术之乡(漫瀚调)”;2007年6月,准格尔旗漫瀚调被自治区人民政府确定为第一批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2008年,漫瀚调成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库布其沙漠横亘于黄河岸边,延绵百里,黄河其状如弯弓,库布其便是弓弦。称漫瀚调为沙漠调,很多人深以为然。其言实谬。

  三百多年前,准格尔旗是鄂尔多斯草原水草最丰美之地,成吉思汗的两匹骏马就牧放在黄河岸边的草滩之上。风吹草低见牛羊,一年一度的楚格拉大会是鄂尔多斯草原上最为隆重的盛会,鄂尔多斯七旗均有牧民不远百里赶来参加,除传统的“好汉三技”外,也是歌的盛会,便也是漫瀚调歌手一展身手的舞台。

  有据可考,最早流传在准格尔的漫瀚调曲牌是《乌玲花》,一首极其抒情优美的蒙古族民歌。再后来,便有《还庆达瓦》,也便是《天下黄河》的曲牌,然后是《妖精太太》,山川地貌叠现,蒙汉风情交融,这是漫瀚调的雏形。曲牌的形成,因表现内容的丰富与音乐形式的多元而生,逐渐程式化,艺术审美活力彰显,魅力始现,蔚成大观。

  漫瀚调是改革开放以后出现的新名词。此前,这类民歌一直称为准格尔山曲。赵星先生称其为蛮汉调,这个词也是新名词,出现在五十年代末。中央音乐学院曾派一个民歌调查组深入到鄂尔多斯,其中一支小分队来到准格尔,采集的成果被编为蛮汉调,赵星先生以此为依据,一直坚持使用蛮汉调。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前,准格尔民歌被统称为爬山调,这在民国出版的一些著作中均有记载。

  漫瀚调一词是李野先生的创意与创造。李野先生是内蒙古著名的剧作家,《丰洲滩传奇》是包头漫瀚剧团排演的一场大型歌舞剧,李野先生将它命名为漫瀚剧,受邀进京,引起轰动,随之一个新的地方戏品种诞生,李野先生功莫大焉、善焉。其后,准格尔旗在申报文化大旗时,文化部依据漫瀚剧的命名,将其命名为漫瀚调。这是漫瀚调被国家正式命名的开端。

  张玉林先生是漫瀚调整理、传播的集大成者,生前写过一篇《蛮汉调的生成与发展》的文章,第一次在这篇文章里提出漫瀚为蒙语“芒赫”,即沙漠之意,也是“漫瀚”之谐音,此说一经发布,便广为流传。

  很多研究者认为漫瀚调诞生不过百余年,此言实谬。早在两汉时期,漫瀚调便已萌芽。两千多年来,不断丰富发展。历史上著名的匈奴民歌、北魏民歌、南北朝民歌,都是漫瀚调的先声与雏形。在历史积累下,天然雕成。《敕勒歌》是典型的漫瀚调。

  康熙平定噶尔丹,于三十六年亲率六师莅临准格尔。在黄河岸边(即今大路新区),召开御前动员大会,受到鄂尔多斯王公贵族的隆重接待,接待中所唱的祝赞词,即是漫瀚调,蒙汉语混合。康熙大破噶尔丹,噶尔丹走投无路,自尽。大军师还,在归化城的庆功宴上,被俘的厄鲁特蒙古一老胡工歌哭一曲,泣血断肠、催人泪下。老胡工满、汉、蒙语皆通,三语并一曲,举座大惊,帝不仅没有迁怒于老胡工,反而深为其气节所动,特赦了老胡工。老胡工并没有因帝特赦而有乞怜之意,咏道:“失我黄河为马槽,从此去我之河山”,唱毕,吐血而泣,断琴弃笳,康熙令人厚待老胡工。宴罢,老胡工所唱被史官记录下来,以为江山社稷之鉴。后来者开始使用“满汉调”、“蛮汉调”,渐成俗语。无须讳言,蛮带有贬意,也多意,为异声、下里巴人等之意。细究起来,“满汉调”才是漫瀚调的谐音,这大抵才是漫瀚调之由来。这也是漫瀚调第一次登上大雅之堂。

  光绪年间,沙漠化始现准格尔,称漫瀚调为沙漠调实为大谬。比如,很多人都认为沙圪堵是以地形地貌命名的地名,实谬。沙圪堵是因人而得名,为一名叫沙格都尔的蒙古贵族之驻牧地,取谐音,逐渐称为沙格都,以后固化为地名。沙圪堵是走西口人的称谓,晋、陕方言之谓,带有明显的地貌指称意象。一再比如,柳青梁在前清时名为浩赖锡里,意思是长满古树的地方,1712年的史料中明确记载,此地曾有老虎出入,可见准格尔水草丰美、森林茂密之一斑。漫瀚调,是一曲充满绿色的旋律。特别是一些古老曲牌,一派清音,欢快明媚,怡人宜情,是青山绿水的呈现与投射。所谓“我看青山多妩媚,青山待我应如是。”

  漫瀚调由劳动而起,因山川而生,顺应天伦。从诞生那天起,起于山野,仰俯天地,来自肺俯,发乎于心,借景生情。蒙汉人民和睦相处,和声共奏,同唱和谐,因融合而优美,因融合而超越,因融合而飞翔。两种文化、甚至多种文化渗透其间,这是漫瀚调与所有民歌本质的区别,也是艺术分野的界线。漫瀚调旋律舒缓明丽,有典雅之态,少俗尘之意,这是大家稍加留意便可辨别出来的。以后漫瀚调与蒙古民歌、晋陕民歌多元交汇,深刻结合,才有了今天漫瀚调的形态。这其实与当初的漫瀚调有了很大的不同。一切民歌都是心灵史,情堪以何,歌堪以岿。

  漫瀚调,抒情诗也。(王建中)

责任编辑:曹 敏

上一篇: 幸福敖包

下一篇: 左翼之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