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准格尔之三
发表时间:2015-09-01

碧血青山

——烽火准格尔之三

  一九三九年冬,奇文英带领长孙奇涌泉等前往重庆谒见蒋介石,途径榆林时,经国民党晋、陕、绥边区总司令邓宝珊介绍,到达延安,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的热情接见。参观了延安的机关、部队、学校、工厂等,奇文英面对延安紧张有序、热火朝天的的生产、生活、工作场景,深感新鲜,所见所闻又令他深受感动和鼓舞,日后在暖水仿效延安的大生产运动,开办了很多小手工业作坊,对准格尔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做出了贡献。奇文英的延安之行,也为日后中共在准格尔地区深入开展工作打下了政治基础。

  一九四O年春,伊盟中滩游击队由晋、陕撤边区撤回桃力民地区。为及时准确的掌握伊盟王公贵族的政治动向,搞清国民党在伊盟的政治动向,伊盟工委负责人杨一木和组织部长李维新,决定派郝永海到札萨克旗的沙王府,做长期潜伏,从事党的地下情报斗争。通过蒙政会的关系,郝永海结识了沙王府的大红人阿木古愣。阿将其推荐给了白音仓。白音仓是北京雍和宫白大喇嘛的私生子,蒙政会大员,同时又兼任国民党绥蒙党部的特派员、三青团干事、保安长官公署副官长、保安司令部团长等要职,是个炙手可热的人物。郝永海成为白的贴身侍卫,为党组织提供了许多重要情报。

  伊盟工委利用准格尔重要的地理位置,积极争取奇文英抗日,便派曹布诚、黎光以八路军参谋副官的身份与奇文英接洽,结成民族抗日统一战线,共同抗日,在四道柳一带建立了7个由大青山通往延安的中转补给站,沿红进塔、石圪瘩、石佛塔、头道柳、四道柳、沙蒿塔一线,开展红色交通。每站由准旗供粮1石,提供物质和安全保障。这条通往红色圣地延安的交通线,日后成为草原与延安的重要红色通道,也成为延安通往乌兰巴托国际通道的一个重要区段,有力地支援了大青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

  革命斗争的迅速发展,为伊盟工委创建武装力量提供了良好的条件,党组织派曹布诚等5人,以八路军骑兵排名义驻扎在四道柳一带,曹布诚以八路军参谋副官的身份先后与马占山和奇炎山接洽,取得支持。便向当地的青壮年宣传革命道理,并动员他们参加革命工作。一时间,许多青壮青年纷纷报名参军,要求上前线打日寇,参军人数达四、五十人。骑兵排的活动,被毛脑亥告发。国民党军杨满福连遂带兵到四道柳,将30多个嫌疑人押到敖劳不拉进行审问,未果,再请示奇文英意欲进行镇压。奇文英受中共影响,对革命活动未加干涉,否定了杨满福的所作所为,使这30多人幸免于难。

  一九四一年春,国民党加紧反共的步伐,大肆逮捕、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一时伊盟的革命形势处于低潮。伊盟工委为保存革命的有生力量,将王光先和李怀勤先后撤离准格尔地区。至此,准格尔旗西部地区的地下党组织活动处于半停滞状态。准格尔旗工委从成立之初起至一九四一年止,在革命斗争中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工作,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与整个蒙、晋、陕地区的革命斗争遥相呼应,取得了显著的斗争成果,为晋、陕、蒙边区的革命斗争培植了深厚的革命土壤。

  一九四二年,随着国民党反共势力的日益猖狂,国民党山西省河曲县长朱五美更是实行“宁可错杀一千,决不放走一个共产党”的恐怖政策,下令黄河禁渡,彻底切断了河曲解放区与马栅地区党组织的联系,使马栅地区党组织的活动受到阻碍与限制。同时,国民党竭力推行“反共灭蒙”的政策,企图把伊克昭盟变成包围和进攻陕甘宁边区的桥头堡。一九四三年,国民党伊盟警备司令陈长捷以解决驻军粮食为名,强行开垦草地,遭到沙王及伊盟各族人民的坚决反对。陈长捷勾结白音仓,在东胜召集议事会。白音仓假借沙王之名,出卖伊盟蒙古族人民的利益,公然放垦,著名的伊克昭盟“三、二六”事变爆发。白音仓带郝永海和另两名侍卫到榆林办事返回的途中,被埋伏在半道的老瑞排长等人开枪射杀。郝永海身亡。由此,蒙古族各界军民反抗国民党军政压迫的斗争进入了一个新阶段,革命的种子迅速萌芽,准格尔的革命斗争也进入一个新的时期。

  为更好的开展马栅地区的革命工作,一九四四年,中共河曲县委派燕科举到马栅地区开展地下工作。燕出身于破落地主家庭,投身革命后加入中国共产党。在马栅地区开展工作期间,常和当地地痞流氓贾亮一起吃喝玩乐,暴露了身份,被国民党逮捕入狱,审讯之下,供出了共产党员胡栽根。(燕从一个共产党员因腐蚀而叛党,沦为叛徒。后来,虽为国民党效尽犬马之劳,终究还是被活埋,落了个可怜、可耻的下场。)其时,胡栽根正在塔深墕村的一户李姓人家中开展工作,被突然闯入的村警周五十二等人挟持,声言到村公所去问话,将胡连夜带到李家庄村公所,用绳子捆了起来。胡知自己被捕,借外出解手之机对邬润田说:“我已被敌人逮捕,请你设法转告组织,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我是绝不会泄露党的秘密的,请组织放心!你千万不要动摇,有事就找杨二仁、肖三仓联系。”十多天后,警察局长张汝鱼亲自对胡栽根进行审讯,毫无所获,便给胡栽根上刑,胡栽根毫无惧色地说:“你们就是打死我,我也不知道什么是共产党,我不能红口白牙胡说!”审讯再次进行,这次审讯主要是问胡栽根是否去过河曲,核实与燕所供是否相符。胡栽根承认去过河曲,但那是在一九四二年黄河禁渡前,因家中生活难以维持,他过河打短工,别的什么也没干。敌人未得到任何情况,便又将胡投进了监狱。胡栽根被捕后的第四天,在河曲受训的杨二仁、石存厚回到马栅,得到胡被捕的消息后,又火速返回河曲,向县委汇报所知情况。时任县委书记的赵展山立即做了安排部署,迅速组织营救,再次派杨二仁、石存厚回到马栅,一方面通过关系收买当地的地主官僚及军政人员,请他们出面周旋,一方面发动马栅台子墕、大口等地群众近200余人,联名奏保。因未调查出任何问题,于腊月二十九日将胡栽根释放。胡栽根在监狱里关押的四十多天里,经受了严峻的考验,坚贞不屈,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优秀的品质。非人的生活严重地摧残了他的身体,出狱后便一病不起,但丝毫没有减轻他革命的信念。身体稍好后,胡栽根派杨二仁到河曲县委汇报工作。县委领导很关心他的健康,让杨二仁带回4匹老土布,买药治病之余,解决生活上的困难,并鼓励他继续坚持斗争。五月份后,胡病情逐渐有所恢复,便继续投入到革命工作中去。

  一九四四年是抗日战争胜利的前夜,是年冬,根据党中央“扩大解放区,创建新的根据地,开展少数民族地区工作”的指示,晋绥分局发出“对敌斗争”的指示,以偏关为依托,积极开展绥南的敌后斗争,创造对日寇全面反攻的条件。对于如何开辟准东蒙古地区的工作也进行了研究和部署。中共偏关县委遂派遣偏关县赫家山行政村长兼党支部书记白庆元和偏关二区通讯员李文英负责开展准东的革命工作。当时的方针和任务是:挤敌人,夺地盘,找关系,站住脚;宣传党的政策,组织群众,扎根串连,秘密发展党的组织;打入敌军内部,搜集情报,掌握武装,从事隐蔽斗争。他们接受任务后,白庆元以县委组织部干事的身份,来到准格尔地区。活动迅速收到成效,一方面防特、除奸、监视河西敌人动向等工作开展的扎实有效,另一方面秘密组织准东的地下斗争活动。李文英回到老家魏家峁,继续开展工作。他住到姑表兄长、当地小甲长周毛秃家里,为其揽工放羊。周毛秃出身寒微,能言善语,精通世故,与达庆兼连长郝三秃关系甚密。周毛秃在当地是一个深孚众望、屈指可数的人物,他庇护营救了不少地下工作者。李文英便利用这种特殊的社会关系,栖身落脚,潜伏下来,秘密发展了刘裔云、李忠明、吕根等人入党,借做买卖和探亲的机会,分别介绍他们与河东区联络负责人白庆元接头。白庆元便将他们送到偏关县公安局,由县长周义稷、政委王维训、公安局长史文光、组织部长孔原等领导,分别进行考察和政治培训,加强革命理论,学会了许多工作方法和斗争策略,前后共培训积极分子13人,除周毛秃因工作需要,暂未发展为中共党员外,其他12人都入了党。他们回来后,利用亲戚和朋友的关系,单线串联基本群众,条件成熟后,分别发展为中共党员。秦如、吕臣、刘吉太、刘满良、刘四桃、刘伸维、李占荣、刘银顺等相继入党。党的工作延伸到党三窑子地区和十二连城一带,党员队伍不断壮大。到一九四五年底,秘密发展党员24名,同年魏家峁党支部成立,李文英为书记。

  为及时传送情报工作,利用黄河天堑敌军防守薄弱的特点,河西派出交通员,趁暗夜偷渡黄河,白庆元在河东设点接应。尽管革命工作条件十分艰苦,但信息畅通了,工作开展的有声有色。根据上级安排,李文英通过周毛秃做工作,与保安团连长郝三秃多次进行接触,达成黄河开渡的协议,至此,晋、陕、蒙黄河重要的渡口——关河口渡口终于得以开放。从此便利用过河倒贩牲畜、盐碱、大烟的机会,送信或口头向解放区传递情报,交换物资。遇有紧急情况,便通过在河岸堆火、划火柴等方式,按规定信号交换情报,使中共偏关县委与魏家峁地区党组织的联系得到了保证与加强,打破了国民党对解放区的经济封锁,为日后解放魏家峁奠定了基础。(骆采芬)

责任编辑:曹 敏

上一篇: 烽火准格尔之四

下一篇: 烽火准格尔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