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准格尔之四
发表时间:2015-09-01

碧血青山

——烽火准格尔之四

  一九四五年秋,抗日战争取得全面胜利。此时,准格尔地区的革命形势十分复杂,河东的偏关、河曲县是解放区,塞北党、政、军的领导机关设在偏关县城。准格尔旗既是国民党统治区,又是封建王公贵族的世袭领地;旗有王爷府,实行旗、达庆、达尔古和保甲制;国民党军和蒙古军部队盘根错节。有驻杨家湾的奇致中的保安师,有驻神山的奇涌泉的警备师,还有驻长滩的国民党山西七县专员、保安司令朱五美的部队,魏家峁附近又驻有蒙古军保安师团长奇尚斌的一个团。在这块土地上,这些国民党部队和蒙古军各霸一方,催粮要款、要草,奸淫抢劫,鱼肉百姓,当地人民群众深受其害。连年的天灾人祸,致使人民群众缺衣少食,挣扎在死亡线上。国民党朱五美部,妄图夺回偏关,经常派所部东渡黄河,窜入解放区,进行骚扰、抢劫和破坏。中共党组织因势利导,借蒙古军郝三秃征兵的机会,通过甲长周毛秃的活动,推荐刘满良、李忠明、蒙玉祥等在郝部当了兵。他们在党的培养下,觉悟不断提高,除了积极搞情报工作外,还通过搞结拜、拉关系、交朋友,秘密串联等形式,与蒙古军班长韩明玉等十余名官兵建立了良好的关系,积极向他们宣传革命思想,分析革命的发展与形势,使这些士兵深受鼓舞,革命觉悟不断提高。李占荣、刘吉太等也利用各种关系,打进了朱五美部。当时,在同志们中间流传着一句话:“打进敌人中去,穿敌人的衣,吃敌人的饭,做共产党的事”。这些潜入国民党部队内部的中共党员,通过各种关系和办法筹集解放区急需的各种物资,积少成多,分批运往解放区。据统计,一年时间里仅李占荣就从朱五美部队里弄出子弹2500多发、步枪3支、手枪1支,送出情报20余次。 

  准东的革命工作异常活跃,隐蔽斗争开创了新局面。对于敌伪部队的兵力、部署、动态等情况掌握的翔实、及时、准确,如遇敌军有重大行动,多能及时报告。一九四五年秋,朱五美部八连连长黄万勋率部欲抢劫河曲县楼子营村,此情报被及时送到解放区,使抢劫的土匪遭到围歼。随后,该连中有地下党员吕臣和积极分子秦五,他们积极参与,里应外合,打死伪连长和士兵多人, 俘敌30余众。时隔不久,地下党员蒙玉祥又得知清水河武工队准备去偏关抢劫,蒙玉祥便与同在一个伪部的李忠明、刘满良秘密计划,将这一情报送达解放区。敌武工队白贵生带领100多人到偏关进行大肆抢劫,抢走大批物资,到关河口渡口渡河时,隐蔽在郝部的地下党员刘满良、李忠明等巧言阻拦,劝时任国民党班长的邬关锁不要放船渡河,以免被被八路军扣押,性命不保。邬深感恐惧,万一有什么闪失,自己难咎其责,便听其劝阻,不予渡河。武工队在渡口久等不见接应船只,便沿河北上打算另选渡口过河。此时,解放区三十四团尾追而至,挫败了白贵生部,将16个骡驮的物资全部追回。

  一九四六年,准格尔地区的党组织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建立,可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党三窑子党支部、十四份子党支部、五兑沟党支部先后成立,准格尔地区党组织的活动迅速展开,分别在朱五美保安师和郝三秃保安连秘密发展党员、积极分子70多人。共产党员王启明刺杀朱五美的壮举便发生在这期间。王启明,乳名王七,马栅青年农民,当时的身份为保安团二营八连的士兵,实为由刘吉太发展的共产党员。当时,盘踞在长滩一带的晋西北七县专员兼保安司令朱五美,收罗3000余众,变本加厉地对这一地区进行大肆搜刮,征兵摧粮、逼捐,使这一地区的人民不堪重负,生计苦焦,人民群众对朱五美切齿痛恨。王启明对朱五美的行径深恶痛绝,看在眼里,痛在心底,便想为民除掉这一祸匪。

  一九四七年三月,朱五美带领随从数十众,由长滩到马栅慰问沿河驻防的官兵,王启明见时机已到,秘密策划如何除掉朱。当晚,王启民很严肃地与同行高盛如谈起要除掉朱:“我要把猪头(指朱五美)干掉,他把咱们四区(指马栅地区)的人们害的不死不活。谁也受不了啦!”夜深人静的时候,王启明乘保安人员熟睡之际,摸黑到了朱五美的院内,见朱的住房内尚点着灯,便蹑足走近房门口拉响手榴弹扔到屋内,听到爆炸声起,迅速越房离去,以为朱五美已被炸死。沿七里沟翻过张喜家焉、四道河,向沙圪堵奔逃。距离府谷县古城不远的花儿圪台,甚感力竭,坐下来休息时,看到他所在连连长张东华也赶来,意外相见,双方都感惊诧。张东华大赞王杀朱五美是为民除害,是一条汉子,攀谈的很是热络。王对张放松了戒备。深恐王启明刺杀事件受牵连的张东华星夜出逃,路遇王启明,竭力稳住王后,迅速通知了朱五美。朱五美派人逮捕了王启明,极其残忍地将王启明的筋骨刺穿,以铁丝穿骨,以防王逃脱。王怒目忍痛,神色未变,在场围观的人目不忍睹。王终于明白是张出卖了他,对张恨之入骨。朱五美亲自审讯王启明,他义正词严要为民除害:“你把这地方的人害的够苦了……”一口咬定说刺杀朱五美是张东华指使。几经审讯,别无他词。朱五美无法追清同谋和后台,于一九四七年秋在长滩将王启明杀害。张东华也被一起处决,多行不义必自毙,落了个可怜的下场。朱与国民党势力联合行动,准格尔地区的革命力量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斗争处于劣势。

  根据当时“争取蒙古军,打击国民党顽固军”的方针,中共党组织对达庆连长郝三秃、黄依肯开展了民族统一战线工作。偏关县公安局还通过周毛秃给郝三秃做工作,邀请黄依肯到河东解放区开阔眼界。黄也曾派其属下刘二拴去解放区做买卖,通过接触了解,黄对党的政策有了一定的认识,心生好感。一九四七年冬,党员刘银顺被郝三秃逮捕入狱,严刑逼供,要其承认自己是共产党身份。刘银顺不畏强暴,坚贞不屈,始终保持了革命气节。郝几番审讯,始终没有收获,恼羞成怒之下要杀害刘银顺,党组织派尖山子地下党支部书记刘裔云组织力量设法营救。刘裔云派刘五锁和刘银顺的父亲去找黄依肯。黄问明原因后,当即给郝三秃写了一封信,连夜派侄儿黄毛仁骑马送去。信的大意是:“现在正处于动乱时期,谁胜谁负还不能决定,你怎么就开始杀人了?况且这些人都是你的地户百姓,都杀了谁给你种地?”黄在当时有一定威望,又是郝的长辈,所以郝三秃接信后未下毒手。后经周毛秃担保,刘银顺才被释放。解放后,党组织对黄依肯按照开明地主对待,对他进行了保护。郝三秃反革命本性不改,执迷不悟,终不悔该,解放后被人民政府镇压。

  伊盟工委派郝文广到四道柳方面了解准旗工委受破坏情况,由于沿途国民党所部盘查甚严,河曲等路线无法通过,遂绕道偏关,经赵喜贤介绍,与白庆元进行接洽联络,白庆元又派李文英、刘银顺赴头道柳一带,以乡间货郎身份,几经周折,接通了当地地下党组织负责人张明与上级党组织的联系,刘银顺多次护送郝文广、李光到达神山,郝文光留着准旗西部,李光前往达旗塔并召梁和青达门一带开展地下革命工作。之后,郝文广往返于大路、魏家峁、神山、偏关,积极开展革命工作。调查了解了全旗社会状况、民族关系、神山警备司令部的武装力量等情况,为解放神山,再次开辟准西革命根据地奠定了基础。(骆采芬)

责任编辑:曹 敏

上一篇: 烽火准格尔之五

下一篇: 烽火准格尔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