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准格尔之六
发表时间:2015-09-01

碧血青山

——烽火准格尔之六

  韩明玉于一九二三年出生在魏家峁乡井子沟村一个贫苦的蒙古族家庭,与李忠民、刘裔云等是从小耍大的朋友。一九四五年初,韩明玉入蒙古军保安部郝三秃连部当兵。他魁梧健壮,善于组织管理,在士兵中颇有威信。郝三秃出于笼络、利用之心,委任他为副班长,并派他到头坪守河。后来,魏家峁地区的地下共产党员刘满良、蒙玉荣以及积极分子李忠民等,受党的派遣先后到郝三秃保安连当了兵,被分派在韩明玉所在班,积极从事地下革命活动。期间,韩明玉深受李忠明等人革命思潮影响,积极掩护地下革命工作,成为党组织信得过的同志。一天,在头坪渡口守河的郝三秃连的班长邬关锁,派人到敖包墕领口令,潜伏在伪连队的李忠民、韩明玉和蒙五喜便借机去敖包墕找刘满良,秘密计划当晚兵变到解放区参加八路军。于是便派蒙玉荣去通知其兄蒙玉祥,约定在古城梁的山畔上见,事成之后,从那里一起渡河到解放区。后来情况发生了变故,在距离头坪二里远的地方来了朱五美部队的一个连。刘满良与李、韩等商议认为:“意图一旦暴露,收拾咱们易如反掌。”便停止执行原计划,返回原地伺机而动。便派蒙五喜先回头坪传口令,把新的情况变动告诉了正在秘密发展的对象陈占宽,不料,陈向班长邬关锁告了密。邬当即将蒙五喜捆起来关押,又设伏兵于村口,到晚上九点多时,将随后返回头坪的李忠明、韩明玉捆起来,与蒙一并关押。韩、李二人质问为什么关押他们。邬骂道:“这是你们办的好事,你们不是要拧黄连长的枪、砍张广庆的头吗?”韩说:“那黄连长的枪还不是在他身上带着,张广庆的头还不是长着吗?怎么拧他们枪,砍他的头了?……”。第二天,邬关锁把他们3个人送到连部营盘梁。当时,郝三秃不在,排长王济堂和黄玉贵把他们3人分开关押,并上了刑具。过了几天,郝三秃回来了,亲自审问了他们,说他们私通八路,谋反叛逃。李忠明说:“我们生长在这里,家也在这里,往哪里逃,况且八路军那边我们一个人也不认识,还怕人家把我们当作特务杀了”。3个人都不承认,但是,郝三秃不肯善罢甘休,又要第二次开审,扬言如果不承认就要压杠子,打断他们的腿。此时,地下党组织托人给郝三秃送了一笔钱和一些大烟,并派人请黄依肯说情,周毛秃也出面设法营救。他对郝三秃好言相劝道:“好我的郝连长,你现在给谁当官呢?不就是给这些兵当官吗,把他们一个个打死打坏,没有兵你不是就成了一个普通老百姓了吗?如果他们真是私通八路,打死活该。要不是呢?你就听陈占宽一个人胡说八道!别人怎么不知道?我看你还是把他们放了吧,要不然,人家说你打不过八路军,尽在自己人身上出气呢!”郝听了这番话后,认为说的也有些道理,便先后把他们放了。但是,只许他们呆在连部,禁止到河畔活动,还暗中派人把他们监视起来。一个月后,白庆元带领河东武装民兵西渡黄河,捉拿关河口地主、朱五美的特务张罗洋(又名张志成),未果。返回途中乘机攻击了郝三秃的守河部队,抓走了教练雷明智。郝三秃为切实加强防卫力量,增加守河班兵力,因李忠明在监视期间未发现任何问题,排除了怀疑,便派他到头坪守河,与刘满良同属一班。

  汲取了前一次失败的经验教训,韩明玉和刘满良、李忠民、蒙玉荣周密策划,密切配合,适时寻找机会,于九月二十九日晚上发动了第二次兵变。等邬关锁睡下后,李忠明谎称自己站岗枪拉不开栓借用邬的枪,轻易将其枪缴械,将邬关锁五花大绑,后又将马德功、胡二、瞿千有分别擒拿,押着这四人去到阴七分子、头分子去找蒙玉祥等人,路遇蒙玉荣、蒙来喜、蒙五喜等,未见蒙玉祥,由于时间紧迫,便押着伪兵向山畔行进,准备从这一带过河。山畔上守河的是蒙古军黄依肯的部队,有班长郭成以下士兵五人。韩明玉等到了那里,留下两人在外看守四名在押伪兵。其余的同志,先摸掉哨兵,然后出奇制胜。伪兵未来得及反抗,便做了俘虏。后来,他们在马圈湾找到了一只小船和两名船工,途中伪兵有的逃走,有的释放。于是,李忠明、刘满良、韩明玉、蒙玉荣、蒙五喜、蒙来喜六同志携带11支枪,押着伪班长邬关锁、马德功,从马圈湾连夜渡过黄河。在老牛湾上岸后,由于河东群众误认为是敌人过河抢劫,纷纷躲藏,并调来民兵挖筑工事,准备围歼,白庆元及时赶到才解除了误会。在执行一次捉拿地主乡绅的任务中,邬、马二人夺枪逃脱,第二天,经白庆元介绍将韩明玉等人转送到了晋绥军区二分区,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因蒙玉祥未能与韩明玉等一起出走,被郝三秃扣押并用了刑具,经组织营救,关押半年后被开除出了部队。郝三秃后多次向解放区要韩明玉等人,解放区一直予以否认。郝便将这些人的亲属当作人质抓起来进行迫害,从中敲诈勒索,结果造成几家亲人离散,倾家荡产。其中李忠明的家人遭遇最惨,他的大哥、二哥和年仅十四岁的侄儿被关了禁闭,大嫂被迫改嫁,他的童养媳被郝三秃80元钱卖掉,年迈的父亲到处讨饭流浪。这次未经组织计划实施的出走行动,给魏家峁地区的地下党组织工作带来新的困难。从麻地沟去往魏家峁的途中,路遇傅作义长官部谍报队特务樊华、卢花子等人,韩明玉开枪击毙了偏关恶霸地主樊华。次日又抓获郝三秃保安团包括张广庆在内的四名伪兵。两日内除掉两个恶霸头目,可谓大快人心,蒙汉游击队神威大振。在魏家峁、东孔兑、长滩一带,打开地主、官僚的粮仓,发放了几百石粮食,把好多穷人从饥饿死亡线上挽救过来。贫苦人民编山曲来赞扬游击队和韩明玉:“韩队长、白主任,开仓放粮救了咱穷人的命。老乡跟着韩队长,韩队长跟着共产党。”

  蒙汉游击队在魏家峁提出“扩大部队、建立政权,解放准格尔旗”的政治口号。当地群众积极拥护,青年人纷纷参加革命。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游击队发展到120多人。二月初,在魏家峁成立了蒙汉游击区,李文英同志任副区长,白庆元兼任区委书记,秦如同志任民兵大队长。下设3个行政村:西墕行政村,村长周毛秃同志;尖山子行政村,村长刘五锁同志;岔路墕行政村,村长张四罗同志。

  一九四八年二月五日,魏家峁解放,伪团长郝三秃逃往东孔兑。国民党残余势力不甘心失败,趁解放军主力开展外线作战之机,遂重新占领刚刚建立的解放区,大肆屠杀革命干部和群众。三月八日,晋绥二分区司令员罗斌率兵千余人进军准旗,先后解放了纳林、沙圪堵。纳林守敌奇子礼逃往神山,沙圪堵的保安司令奇致中逃往党三窑子。准格尔旗由此进入新的历史时期。四月十一日,王悦丰、高增培领导的伊盟支队第一、二大队,密切配合张达志指挥的绥德前方司令部所辖四团、六团共3000余人,胜利攻克准格尔旗国民党统治的政治军事中心——神山。警备司令员奇涌泉、参谋长陈有明及千余官兵被俘,警备司令一团团长杨满福率残部300余人潜逃达拉滩。至此,宣告神山解放,也意味着准格尔旗全境解放。神山的解放揭开了解放伊克昭盟的序幕。 四月,伪保安师黄、郝二团,兵分两路,从达旗窜回纳林、沙圪堵,企图东山再起,重新夺回政权。蒙汉游击队奉命前往参战,此时,郝三秃、郝俊英带领的一股土匪乘机窜回魏家峁,包围了区公所,副区长李文英被困,奋力抵抗,终因弹尽无援,寡不敌众被捕,同时被捕的还有王埃太、郝四全、魏七十五、刘巴罗和二里半行政村长田二洋。后来田二洋、刘巴罗(群众)被土匪枪杀,李文英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后由韩国扣担保才得以释放。

  纳林、沙圪堵战斗结束后,以蒙汉游击队为主体,组建了准一团,郝茂林任团长,朱邦仁任副团长。下设三个中队:一中队队长蒙玉祥;二中队队长金天锁;三中队队长白富喜。准一团正式归编伊盟支队建制。从此,这支人民武装力量,又开始解放伊盟的战斗历程。南坪战斗后,蒙汉游击队到了圐圙峁,这时混入游击队的土匪郝保子、张拐七(又名张七小)阴谋策划,鼓动韩明玉到点岱沟的李家坪,说那里的富户李再沄家里有金银财宝和大烟。韩明玉同志轻信了姑舅兄弟郝保子的言辞,执意要去探个究竟。经会议研究,同意韩明玉小组到李家坪侦察敌情,但要求他们务必提高警惕,第二天必须归队。在郝保子、张拐七的蒙骗下,韩明玉带领班长蒙玉祥,队员刘三才、刘桂良、邬二维、李四小,警卫员刘吉虎6名游击队员,连夜向点岱沟李家坪行进。等到达李家坪李再沄、李来沄家里时却一无所获。当晚,郝、张二人又安排韩明玉住在一寡妇家中,并让李再沄十九岁的女儿端茶倒水,烧火做饭,韩明玉放松警惕,听任郝、张二人的安排。郝、张二人密谋下套,采用调虎离山之计,一会儿报告外边有“敌情”,将蒙玉祥、刘桂良引出侦察情况,结果受到伏击被一伙暴徒捆绑扔至山沟;不多时,又从外面押回四人,谎称是嫌疑分子,押在里屋炕上,由刘三才持枪看守;时隔不久又报有“敌情”,韩明玉再派李四小、邬二维出去侦察情况,同样遭受伏击,被捆住放在山沟里。如此反复,郝、张折回屋里开枪打伤韩明玉,此时里屋被看守的那四个人突然行动,捆住同屋的刘三才、刘吉虎。韩明玉腹背受敌,伤势过重,寡不敌众,被强强按倒在地,被暴徒用板镢砍下头颅活活致死,壮烈牺牲,年仅26岁。

  尔后,暴徒提着韩明玉的头颅,押着蒙玉祥、刘桂良、李四小、邬二维、刘三才、刘吉虎6人,准备到党三窑子准旗王爷奇致中处邀功请赏。途中,蒙玉祥用刮胡刀割断绳索跳崖逃脱,敌人扔出两枚手榴弹,蒙侥幸未伤返回游击队。

  韩明玉牺牲后,由蒙玉祥接任了队长。经过血的教训,游击队在对敌斗争中逐步成熟起来。期间,为争取广大蒙古族群众参加革命工作,充分体现党的民族政策,扩大游击队的政治影响,曾起用了海子塔达庆黄维邦,让其担任游击队的政治主任。他利用自己的威望,给附近地区的中上层蒙古族群众写信,大力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号召他们跟着共产党走。这在当时,对于稳定、团结蒙古族群众和壮大游击队起了积极的作用。

  一九四八年春,准格尔旗临时自治政务委员会成立,下设7个达庆委员会和1个界地联合会。党组织积极推进党的民族统一战线工作,由奇涌泉主持开展准格尔旗的旗务工作。七月二十五日,伊克昭盟委员会主持组建准格尔旗委员会,就此,准格尔旗第一届委员会成立,书记:耿如章,委员:乔正秀、温亮庭、刘长斌、赵戈锐、苏凤耀、朱邦仁。 准格尔旗进入新的历史发展阶段,新生的人民政权与共和国一道谱写了壮丽的社会主义建设新篇章。(骆采芬)

责任编辑:曹 敏

上一篇: 广林召

下一篇: 烽火准格尔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