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林召
发表时间:2015-09-30

  很多年后,人们发现这个爱情是漫瀚调诞生的滥觞,几乎所有鄂尔多斯著名民歌里的爱情,都是它的改写与翻版。它的母题成为鄂尔多斯爱情的精神蓝本。《森吉德玛》、《鄂托克的西边》、《黑段子坎肩》、《王爱召》等经典无一例外。缘着这段颇为凄婉的故事,我们可以窥见漫瀚调源头最初几许清澈的溪流。

  清道光初年,准格尔旗有一个名为茉莉营的地方,出了一位姑娘韩德尔玛,韩德尔玛生就天香国色和一副金嗓子,在准格尔及土默川是出了名的美女。提亲的踏破了门槛,韩德尔玛却不为所动,一心爱上了广林召的喇嘛沙木腾。

  韩德尔玛与沙木腾青梅竹马,是一对恋人。沙木腾进入召庙前名叫巴图,是一个极为孝顺的孩子,为了给母亲治病,不得已当了喇嘛。韩德尔玛痛断肝肠,望眼欲穿。

  几年后,沙木腾成长为一位眉清目秀的小伙子,慧识智行,尊为唐公喇嘛。唐公喇嘛通佛经,晓法事,善医道,经常给人诵经看病,法事做得极为娴熟。人们更熟悉的还有他阳光般的笑容,在这一带颇有名气,谁家办红白喜事,以请到他为殊荣。

  有清以来,广林召是准格尔旗有名的学问召,它规模虽不及准格尔召宏大,但佛学传统深厚,培养了很多有学问和好修为的喇嘛,弟子遍及准格尔的所有召庙,一些优秀者甚至到内蒙古和外蒙古各地召庙做喇嘛。

  蒙古族著名的佛教史学家、准格尔旗人耶喜巴拉登就师从其门。耶博览群书,攻读佛经,钩沉经典,研究蒙古史,后来入贺勒德苏默(其址在今大路新区城壕村南)做主持,积十数年之功,足迹遍布内、外蒙古教区,于一八三四年完成了著名的佛教史学专著《宝鬘》,汉名亦称《蒙古政教史》。这部著作是蒙古族历史上第一部政教史,书中对蒙古汗统设立、佛教发展、高僧、寺庙的分布和创设做了较为翔尽的考察和描述,记述了蒙古文字的创制以及清代盟旗制度的形成和盟旗建置等重要历史内容,具有极高的学术和史料价值,后人所著述的政教、佛教史学著作多从中受益,是近代蒙古政教史研究的肇始之作。这部著作也是准格尔历史上第一部完整的文字和学术著作,具有珍贵的版本学价值和考据学意义。

  沙木腾在这样的召里做喇嘛,造诣自不必说。无奈佛门春厢两陌路,两人正经受着情感的煎熬。世间几乎所有轰轰烈烈的爱情都以离别做结局,两情相悦,筚路蓝缕,对他们最动人最陶醉的也只是过程。他们也只要过程而无视结果。

  精神的强度决定了爱情的高度,这是一场从开始就注定是悲剧的爱情,这也是一场从开始就注定会成为经典的爱情。这是一种从俗世中来,到灵魂里去的爱情,这样的爱情即使再过五百年也依然是民间传说的经典,甚至会历久弥新,与时俱进,常盛不衰。

  那还是在旗里每年举行的楚格拉大会上,一对优秀的儿女再次相遇了。韩德尔玛盛装赴会,引起全旗轰动。她的发型、佩饰被王公贵胄和平民百姓的女儿竞相仿效。她的美貌是早有传说的,她又通音律,善歌舞,一曲流觞,如同天外来音。

  这一年,她二十岁,春山入黛,秋瞳婉约,鲜花不发,秋水不澄,一顾倾人,二顾倾城。沙木腾二十三岁,相貌出众,举止温和,目光细腻。春风般带给人阵阵暖意,他所到之处,总是女孩子最多的地方。他为人仁惠,有慧性,有智行,颇受人瞩目。

  韩德尔玛对沙木腾痴情不改。沙木腾在一边放焰口,韩德尔玛在那里弹奏、舞蹈。放焰口就是诵经快结束时,喇嘛们在火堆旁做的最后一道仪式,也是整个活动的高潮。这道仪式一般要由法事娴熟、德高望重的大喇嘛主领,就像乐队的指挥一样,是整个仪式的核心人物,唱、念、做、演、诵样样精通。而广林召却由沙木腾主持,足见沙木腾在召里的位置。

  沙木腾主领仪式的身法手眼,总是引来一片喝彩。大姑娘小媳妇总是围着他转,他放在一边的衣物里也总是被人悄悄塞满各种各样的令人羡慕的礼物,这引起了二喇嘛的强烈嫉妒。

  心底藏莲,指尖生花。韩德尔玛行云流水的演奏,明明白白送出一颗春心。舞蹈时,舞裙若手,轻轻地摩挲着沙木腾的脸,裙袂飘飘,一双美目顾盼生辉,秋水送波,一张笑脸也总是向着一个人灿烂。眉目传情,沙木腾准确地捕捉到对方勃发的萌动。沙木腾神清魄晓,恨不得离坐与她共舞,不过他很含蓄,有良好的教养和佛门的矜持,稳如磐石,这与整天围绕在她身边的纨绔子弟比,更凭添了一份魅力。

  准格尔的西协理强娶韩德尔玛,韩德尔玛不从,惊动了官府,直闹得沸沸扬扬,最终还是盟长王爷提亲做媒,婚事才算定下来。韩德尔玛嫁给西协理后,沙木腾闭门谢日,固锁韶光,青灯黄卷诵经月余,杜绝礼请。一去数年,四处云游,几年方归,从此戒绝了红白法事,一心礼佛诵经,深居简出。

  韩德尔玛做了太太,便有了身孕,却不惜生命从高墙上跳落坠胎,以昭不屈,以明爱情。西协理朝不问政,夕不理事,终日纵酒宵歌,终至卧病,延请多位名医调治,终不见效。无奈,只好托人去请沙木腾,屡遭拒绝。不得已只能由韩德尔玛去请。

  沙木腾开始出入西官府,自然给了韩德尔玛和沙木腾很多名正言顺在一起的时光。召里的二喇嘛嫉贤妒能,对沙木腾的学识才能早生嫉妒,便令人在西官府的花园里以一木人遍插银针,上书西协理的名字,并使人设计,发现于后花园,将其呈给西协理,诬告是沙木腾所为,并说西协理之所以久病不愈,便是受了沙木腾的诅咒和妖惑。

  西协理大怒,便与二喇嘛共同捏造罪名,使沙木腾和韩德尔玛受到了佛法礼制的戕害。此事再次惊动了盟长王爷、准格尔旗扎萨克扎那嘎尔迪,王府将两人捕下大狱。

  沙木腾很内疚,说:都是我的错,让你受连累!

  韩德尔玛灿然一笑:哥哥,不要这么说,路是我选择,我给你唱首歌吧——

  走上那高高的山头上哟

  把你瞭一瞭

  瞭见你那遥远飘渺的寺庙

  两眼泪汪汪

  跟我哥哥一块长大啊

  相爱已很久

  为甚你我不能白头偕老哟

  原因在何处

  哈屯高勒的长流水哟

  你要往那流

  我追着哥哥走啊

  一世不回头……

  七天七夜后,王府派人来收尸,却惊奇地发现两人居然活着。于是,一条铁锁链将他们锁于野狼虎豹出没的深谷沟涧。

  又七天七夜,他们居然还活着。

  爱情是世间真正的灵丹妙药,发伤寒的沙木腾居然神奇地康复了。爱情的滋润也是世间最神奇的美容剂,韩德尔玛的美丽带着神性的光辉,冲着王府当差地大笑起来,惊得当差的扭头就跑,嘴里不停地喊道:“妖精,妖精,真是妖精!”。

  这便是妖精太太的最初由来,也是《妖精太太》传说的滥觞。“妖精”一词在西部的方言俚语中有着极为丰富的内涵,是妩媚、妖娆、伶俐、勾魂摄魄的代名词和同义语,是对女性气质和形象的描摹。从此,漫瀚调中一个著名的曲牌诞生了。

  这件事很快便在准格尔传了开来,很多人从遥远的地方赶到关押两人的牢房,一睹韩德尔玛的丰姿与沙木腾的美仪。

  王府为了佛法与礼制的尊严,遂决定将俩人在全旗各地游行示罪。沙木腾和韩德尔玛身带枷锁,被囚禁在木笼里,在全旗各地游罪。所到之处,十室九空,准格尔的乡亲们皆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有的人甚至骑着马,带着炒米和奶酒随着囚车一路而行,几日不归。一时间,人们到处传扬着俩人的爱情故事。

  身披枷锁的韩德尔玛和沙木腾坚贞不屈,相互鼓励,居然唱起了歌,你起一句,我和一曲,依韵附律,此起彼伏,一气呵成。

  韩德尔玛:

  梨树栽得那么多

  结梨子的只有一两棵

  交往的朋友那么多

  知脾合性的只有你一个

  枣树栽得那么多

  结枣儿的只有一两棵

  结识的朋友那么多

  老实厚道的只有你一个

  葡萄栽得那么多

  结葡萄的只有一两棵

  嘴说爱慕的朋友那么多

  真心实意的只有你一个

  不要折磨自己了

  我心爱的哥哥

  只要我们真心相爱

  世上的难都受遍也值得

  沙木腾:

  西河槽的水儿涨满

  骑上小银黑飞渡

  熙熙攘攘的人儿里面

  只向你把爱情倾诉

  我的妹妹呀

  北河槽的水儿奔流

  骑上星斑银黑飞渡

  远远近近的人儿里面

  只和你真心相处

  我的妹妹呀

  太阳的光辉里

  松树望着真显眼

  形形色色的人儿里面

  只有你最顺眼

  我的妹妹呀

  月亮的光辉里

  檀香树望着真显眼

  打心眼里爱你

  就不怕生命有危险

  我的妹妹呀

  两人互诉心曲,同致衷情,歌声婉转沉郁,细腻委婉,回肠荡气。韵律则迤俪折徊,千肠百结,而歌词则情深意切,娓娓动听,将两人真挚的爱情表达的酣畅淋漓,使听者受到深深地感染,无不潸然泪下。此后,蒙汉群众皆此效仿,抒胸臆,发情理,致心颐,蒙曲汉词或汉曲蒙语,抑或蒙汉合壁,便形成了倚声填词、比兴赋曲的对唱形式,这就是漫瀚调的雏形。

  爱情的力量是神奇的,在全旗各地游行示罪了一月之久的沙木腾和韩德尔玛回到王府驻地布尔陶亥后,虽然一路经受了磨难和蹂躏,衣不遮体,食不裹腹,饱受笼囚之苦,憔悴不堪,却依然没有夺去沙木腾旺盛的生命力和精神力。官府决定给沙木腾施以酷刑,便定了五马分尸之罪。

  于是,在布尔陶亥王府外的广阔草地上,沙木腾被缚在五匹马上。

  人们从全旗各地赶来,世俗禁锢着自由的思想,他们只是来看一眼惊世骇俗的人儿,只有极少人是来为这对恋人做最后的送行。

  一声炮响,五匹处于不同方向的马骤然受惊后,却奇怪地跑向了同一方向,拖着沙木腾一路狂奔而去。王府的爪牙尾随追去,一直追到现在的唐公塔村,足足八十里,才将五匹马追上,血肉模糊的沙木腾奄奄一息,王府的爪牙不得已只好将沙木腾的头颅割下。

  从此,这个地方就被人唤作喇嘛头。

  西协理令人将沙木腾的头扔到了黄河对岸的深涧里,永世咒他做个异乡的孤魂野鬼。处死沙木腾后,爪牙们将韩德尔玛关进木笼,弃置远离人迹的荒草深沙之中,烈日暴晒,夜狼噬咬。

  昏迷中韩德尔玛肝胆已裂:

  心爱的哥哥在那地狱之中

  痴心的妹妹被关进木笼

  唉哈哒呼

  这个世道太不公

  不是我要当太太

  是官府硬把我抢来

  唉哈哒呼

  是谁夺走我的爱

  要杀要剐随你来

  生不逢时死也无憾

  唼哈哒呼

  我只是要把我的爱找回来……

  八天八夜,爪牙们去收尸,发现木笼紧锁,却人去笼空。唯见沙地上一行脚印逶迤而去,一直追寻到黄河边,但见地 

  上脚印纷乱,踟躇无序,徘徊不尽,却遍找不见人影。爪牙们惊惧鬼神,便回去草草交了差。

  从此后,一年四季,人们便常常看见一个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的女人在沙漠里疾走,用衣襟兜土,往复倒入黄河。人们都说这就是韩德尔玛,她要填平黄河,接她的心上人回家。

  后来,喇嘛头经常闹鬼,王爷扎那嘎尔迪也老是被厄梦和厉鬼纠缠。喇嘛头一带的居民为纪念沙木腾,也为慰藉孤魂,便经常在沙木腾罹难的地方,焚香化纸,以石驱邪。不论大人小孩,若经过此地,必远远就拾了石块,扔在此,久了,便成为一座敖包,祭祀便多了。老乡嫌地名不吉利,又将这地方唤作喇嘛敖包。没叫几天,扎那嘎尔迪听从风水先生的建议,移走了敖包,在此建了一座佛塔,以起到镇邪驱鬼的作用。以塔赋名,这个地方就被唤作唐公塔。

  漫瀚调里唱:

  你那大喇嘛在地狱里哟

  可爱的夫人又被铁链锁着

  拿东街门的绸缎哟

  堆在河塘边上

  爬上了西边的粱哟

  看一下我的故乡

  爬上了东边的粱哟

  看一下我的心肝

  牧羊汉顺着沟地转哟

  从远处看就是太太啊

  诅咒的事情是个谎言哟

  两个人相好是真情

  西边的衙门的白面哟

  在河塘边上洒了一地

  萨木腾嘛嘛在地狱哟

  漂亮的媳妇被铁链锁着

  马匹上套着马鞍哟

  年老的父母在家里

  脱下了紫红袍袍哟

  到河塘边拜了头

  爬上了南边的梁哟

  看一眼成长的故乡

  大雁飞过掉下一根翎

  喇嘛为朋友留下一座塔

  纳林川的玉石大松树的根

  韩德尔玛爱上沙木腾

  千里雷声万里闪

  韩德尔玛妹妹真袭人

  韩德尔玛是美人

  沙木腾诵经人挤人

  韩德尔玛留下一股好名声

  有情有义唱的是沙木腾(王建中)

责任编辑:曹 敏

上一篇: 淖尔敖包祭

下一篇: 烽火准格尔之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