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桔灯
发表时间:2016-01-22

  夜宿故乡,忽然想沿着童年的小路回一趟故居。寻了好久,没有找到。七零八落的建筑将童年时的空地塞得满满的,一条原本是溪水潺潺的沟渠也被填平了,上面挤满了七高八低的棚舍。我总是挥不去童年的潺潺流水声,树下履盖的鸟声也隐隐作响。呆了半天,便觅了一条路,结果拐了几个弯后,路终于还是又到了一户人家的院子。折腾几回,又寻得一条小径,终还是越走越窄,又在一户人家门口止住了。正巧一个女人经过,便问路。她很疑惑,没有吧,没走过,我不是本地人。你要到谁家?最后还是疑疑惑惑告了我一条路。返回原路后,照她指点寻得一戶人家的屋后,确实有一条路,也确有童年时的一点模糊影子,便寻去。

  童年时,无数次经过这条路,祖母遣我去“端”豆腐。端就是买,祖母从不说买。端也确实形象,我总是手上端着二碗黑豆,兑换回一斤豆腐,再端着回来。这条路上,留下了很多童年的记忆。这样想着,路还是断了,在一户人家的窗外不得不止住了脚步,连来路也找不到了。正寻觅出路,屋子里稀里哗啦出来三个人:你要干甚?其中一个人手里抓着一把火剪,另两个人手上拎着两条棍子。我说我找路。拎火剪的人说:黑天半夜,在院子里找路,说鬼话了吧。三个人便逼过来,并不听我解释。声音又惊动了几户人家,一些人围到院子外,院子里的灯也被人打开了。有人喊,快打110报警!显然我是被人当贼或更可怕的人了。三个人纷纷举起了手中的家伙。我说那你们报警吧。果然有人就要打电话。“你是王老师吧。”回过头,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子,我并不认识。我说我们家以前在这儿住,想回老宅去看看。在女子的解释下,这些人散去了。三个人也回了屋。女子告我她知道这里原来有条路,二十多年前就断了,现在都是人家。女子送我出来,告诉我她是一所幼儿园的老师,回家过腊八,刚进门没多久。我才知晓,我原来一直在人家院子转来转去找路,难怪人家生疑。女子将我送到街口,告辞时忽然说,没有父母的故乡,其实回来也是游子??

  小街的模样还有,忽然觉得很失落,便沿了小街走,总算找到一点童年的感觉。“叔叔,买点豆面吧!”一个怯怯的声音缠住了我。小女孩十一二岁的样子,她的衣服还算暖和,只是略有些大,领口敞得很开,胸和脸便无遮拦,看上去很冷。脚下放着一个小小的伊利牛奶的包装箱,里面放着一些豆面,正热切地望住我。街上几乎看不到人影,只有远处的一盏路灯下有两三条狗。“我想要三十块钱。”小女孩怯怯地说。我给了她,她似乎佷意外,一瞬间迟疑了一下。小女孩说,谢谢叔叔。我端着这一箱小小的豆面,觉得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目送我。忽然听到了脚步声,小女孩追了上来:叔叔!说完塞给我一颗桔子,转身跑走了,很快就看不到她的身影了。回到宿处,桔子己破了,才发现桔子中空,里面有一截小小的蜡烛。小桔灯!心里一热,眼泪没有禁住。(王建中)

责任编辑:曹 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