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风俗源出准格尔
发表时间:2016-08-24

  导语:匈奴民族是中国最古老的民族。留下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后,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个曾经改变中国、改变世界,甚至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民族,在准格尔留下了清晰的印迹。多民族文化融合留下的一些古老风俗,至今仍在华夏大地上流传,经久不衰。 

  秦汉以前,准格尔长满竹子。东汉时,沿湳水(纳林河,既皇甫川流域)分布着茂密的竹林。《后汉书·郭伋传》载:“并州牧郭伋始至行部,到西河美稷 ,有儿童数百,各骑竹马,道次迎拜。伋问:‘儿曹何自远来?’对曰:‘闻使君到喜,故来奉迎。’ 伋辞谢之。及事讫,诸儿復送之郭外问:‘使君何日当还?’伋谓别驾从事,计日告之。行部既还,先期一日,伋为违信於诸儿,遂止于野亭,须期乃入。”后因以“重来郭伋”为颂扬良吏的典实。这个故事就发生在内蒙古准格尔旗纳林湳水河畔。 

  骑竹马作为一种儿童游戏,在我国有悠久的历史。晋张华《博物志》记载道:“小儿五岁曰鸠车之戏,七岁曰竹马之戏。”说明民间骑竹马游戏的历史十分久远。晋人刘义庆《世说新语·方正》中记载:“帝曰:‘卿故复忆竹马之好不?’”这里的“竹马”虽然代指儿时的友情,但也表示骑竹马是当时儿童们的游戏。据说,骑竹马预示小孩长大后走富贵路,所以骑竹马的风俗一直盛行。竹马简单易玩,以竹、以木、以秫皆可,跨于裆下,手舞刀、枪、剑、棒之类,做骑马驰骋状,威风凛凛,颇有将军气概,广为男孩子所喜爱。古人也常以骑竹马作为童年的象征,如杜牧诗云:“渐抛竹马戏,稍出舞鸡奇。”不少上了年轻的老人回忆童年时,常常感慨:“少时骑竹马,不觉白头翁。”竹马游戏在古代极为普遍,如唐代李白《长干行》诗中云:“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男女儿童两小无猜的情景活脱脱表现出来,宛若眼前。白居易诗云:“笑看儿童骑竹马,醉携宾客上仙舟。”白居易又云:“大历年中骑竹马,几人得见会昌春。” 在一些历史古藉中,骑竹马的风俗记载比比皆是。敦煌遗书中就有这样文字,《父母恩重经讲经文》:“婴孩渐长作童儿,两颊桃花色整辉;五五相随骑竹马,三三结伴趁狗儿。” 不独有偶,敦煌第9窟就有一幅儿童骑竹马游戏的画面。画面内容描绘的是唐代一群贵族供养人礼佛的情景,但在供养人行列中,一位贵妇人的右下侧画了一个身穿红色花袍、足蹬平头履的小顽童,一条弯弯的竹竿骑在胯下,左手执“竹马”,右手持一根带竹叶的竹梢,作为马鞭,扬鞭催马,纵马驰骋,形象逼真。童儿仰头面上,调皮地望着妇女,充满了生活气息。宋、金、元历代的画作中,也屡屡见到骑竹马的儿童。宋代苏轼《元日过丹阳明日立春》诗云:“竹马弄时宁信老,土牛明日莫辞春。”金代元好问《寄女严》诗:“竹马几时迎阿姨,五更教诵木兰篇。”元好问少时就生活在现今蒙、晋、陕接壤这一带,这首诗也形象的佐证了这一风俗。唐宋时代起,竹马游戏已十分普遍。骑竹马的游戏也日渐丰富。原始的最普通的胯下骑一根竿的竹马游戏除继续流行之外,又出现了一些比较复杂的竹马。竹马已不是简单的一根竹竿,而是以竹或以纸等扎为马头形。如宋代的名作《百子团圆图》,其中一幅就描绘了儿童竹马游戏的情形,马头即纸扎而成。还有宋瓷枕上的饰图,一小顽童,右手高扬马鞭,左手执缰绳,胯下之“马”,拖着带竹叶的长长尾巴,马头由秸杆扎纸而成,形象逼真。唐人李贺《唐儿歌》云:“竹马梢梢摇绿尾,银鸾光光踏半臂。”这种“摇绿尾”的竹马即新鲜带竹叶的竹干,与图中所绘同出一辙,反映儿童竹马游戏的欢乐景象。明代徽墨名家方于鲁曾制“九子墨”,其上绘有童戏图,所绘内容即竹马风俗游戏。不同的是,除了一个逼真的马头之外,后面又牵拉一横竿,竿头各有一轮,形似小车,儿童高扬马鞭,半蹲半坐,驱马前行。前面有一儿童肩扛小旗开道,并与另一儿童各击一锣、一鼓,热热闹闹;后面一儿童手举荷叶以代帷盖,喜气洋洋。 

  有关竹马游戏的文字最早见于汉代,也就是发生在准格尔的《郭伋竹马》的记载。宋代和明代所描绘的竹马形象逼真、内容丰富,但相较而论,敦煌壁画中的那幅儿童骑竹马图,不仅是目前所见最早用图像反映古代少年儿童生活情景的图画,同时也最为真实地描绘了真正在广大少年儿童中流传的简单易行的“竹马”形象。确切地说,将一根简单的竹竿放在胯下的竹马游戏,直至当代仍在城乡少年儿童中间流行。而宋代瓷枕和明代九子墨中所描绘的逼真马头,则只有在民间社火活动或戏剧表演中多见。所以敦煌壁画中的儿童骑竹马图,不仅是我国目前所见最早的儿童骑竹马图,同时图中所反映的竹马游戏内容也是历史延续最长、最有生命力的游戏。历史上,竹马风俗与游戏遍及大江南北,源远流长,而记述这一风俗活动最早的地区,就是准格尔。 

  这里有个极其重要的原因不容忽视。秦汉时期,草原霸主匈奴占据准格尔,甚至有研究认为,匈奴即起源于此。众所周知,匈奴是最早征服马并跃上马背的民族。这一跃不仅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世界。人类的历史进程也在匈奴人奔驰的马蹄下改变。驭马驰骋,建功立业,这是当时理想的人格。竹马游戏,便是这种人格的外现,深深的保留在历史风俗中。内化于行,外化于形,固化为俗,迅速风靡于华夏大地。这是竹马游戏兴起的一个显著的历史特征。匈奴文化发韧于北方,深深根植于准格尔大地,浸淫开来,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不断融合多民族文化,成为一种海纳百川的多元文化一一漫瀚文化,在我们的血脉中流淌。准格尔,善莫大焉! 

  那么,我们完全有理由说,“竹马风俗”源出准格尔,青梅竹马、竹马迎伋等典故,衍生于此。是中国最古老的“竹马游戏”的故乡,也是“青梅竹马”、“竹马迎伋”等成语的衍生地。(王建中)

责任编辑:李 磊

下一篇: 小桔灯